精选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案例 >

已经被违法强拆的房屋赔偿数额和面积认定方法|最高法院判例
发布时间:2020-12-27 22:07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行赔申56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刘宗芬,女,1954年8月5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
委托代理人刘旭,男,汉族,1949年10月1日出生,住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系刘宗芬丈夫。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明光路1号。
法定代表人单虎,该区区长。
再审申请人刘宗芬因诉被申请人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瑶海区政府)行政赔偿一案,不服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皖行赔终4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张志刚、审判员阎巍、审判员刘京川参加的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刘宗芬向本院申请再审,请求:1.依法撤销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皖行赔终43号行政判决第二项、第三项和第四项;2.依法改判被申请人瑶海区政府按判决时的周边商品房市场评估价和合肥市政府合政(2015)187号文规定的拆迁补偿规定精神计算赔偿房产权益损失267.35万元(详见赔偿清单);3.依法改判被申请人瑶海区政府赔偿因违法征收和强制拆除造成房屋室内装修与物品等财产损失和人身损害、过渡租房费、搬家费、补助费及评估费等全面损失共计122.71万元(详见赔偿清单);4.依法确认瑶海区政府2013年《地铁二号线项目国有土地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废止。其申请再审的主要事实和理由为:(一)由于一二审法院在判决本案及其关联案件时使用法律不当和错误,造成被申请人没有认清行政违法的严重性,侥幸对行政行为违法免于承担法律责任,致使再审申请人对由此产生的产权等经济权益损失(至今已拖延5年多时间)无从行使司法救济权利。合肥市地铁二号线项目,国土资源部国土预审字(2012)238号文批准的总用地面积是58.25公顷,而地方政府实际征收了133.4827公顷,超范围多征收了近80公顷土地,地方政府规划部门批文及规划征收范围图是无效批文。再审申请人的涉案房屋被划在超范围征收之内,超范围征收的涉案地块至今仍然荒芜,地铁二号线项目并未使用,征收行为目的违法已十分明显,一、二审法院却未判决违法,由此造成被申请人对行政违法的严重性认识不足。被申请人非法征收土地和违法强制拆除房屋,给当事人造成损失的,再审被申请人依法应当承担全面赔偿责任。(二)本案行政赔偿,一、二审法院判决未能正确区分行政赔偿与行政补偿之间的基本区别,未能正确理解和综合运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赔偿规定、国务院《国有土地上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补偿规定,及地方政府补偿文件合肥市合政(2015)187号规范性文件规定,其认定的房屋单价和面积违背了上述法律法规规定的原则和精神,损害了再审申请人应有的合法权益,其依据的主要证据不足和不当,属于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再审申请人在二审审理期间即2017年11月,从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评估机构信息库里选择有资质的评估公司,对涉案房产及其室内物品等资产权益价值进行了评估。但二审法院判决时未依法采纳合法的评估结果,而是自己确定没有市场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价格,没有全面保护产权人的合法权益。被申请人建设的安置房都是划拨土地,不属于普通商品房。二审法院对再审申请人的赔偿利用补偿程序帮助被申请人来回避国家赔偿责任,使用5年前已经废除了的补偿方式对申请人进行安置赔偿,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应当予以纠正。2018年2月9日被申请人所属街道报送到二审法院有关违法拆迁地附近的房价“说明”,多是从网上下载的1990年-2000年前后的经适房、安居房和安置房,不属于法规规定的类似的商品房,没有可比性和参考性。违法超范围征收和违法越权强制拆除所造成的损害,属于行政赔偿范畴,应按照法规规定的区域内近几年建设的类似普通商品房的平均价作为参照,本着疑点利益归于产权人的原则,才能确切合理保证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被申请人所属街道的“说明”不具有法律证信力。(三)被申请人瑶海区政府对违法征收和强拆行为给再审申请人造成的室内物品等各项财产损失,应当承担行政赔偿的法律责任,一、二审判决没有确保产权人被侵权而得到全面足额的赔偿,判决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涉案房屋强拆是在2013年7月18日前后,强拆之前没有证据证明当事人已经搬过家,一审时提供的搬家证据是在强拆以后的时间里第一次搬家证据,即2013年8月10日,从临时租住的新海家园搬到庐阳区双岗美菱新村,并非是从涉案房屋搬出。被强拆房屋室内物品和设施损失的问题,造成再审申请人举证不能,其原因是被申请人实施强制拆除时,不依法履行职责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所致。本案违法征收除房产权益损失以外的损失包括:房屋装修损失、强拆造成室内物品、票据及所有家具电器等财产全部灭失的损失、征收期间破坏水电表盘管路、电视电话、砸毁门窗、堵门锁眼等各种设施损失、违法征收期间发生肢体冲突造成人身伤害住院治疗损失、因强拆当事人在外租房损失(包括物业费、搬家费和政府征收奖励等征收补助受益损失)、调查取证打字复印、材料费、交通费和律师咨询诉讼费、评估费等损失。这些损失被申请人应当依法承担行政赔偿和侵权连带赔偿责任。(四)合肥市合政(2012)70号文,已于2015年4月1日废除,现由合肥市合政(2015)187号文于2015年12月1日正式实施替代,被申请人于2013年对涉案房产作出违法征收和违法强拆,应当依法承担行政赔偿责任,但赔偿必须依法融合现在判决时的地方政府正在实施的规范性文件精神,一、二审法院应参照生效的文件作出判决。
本院经审查认为,被申请人瑶海区政府强制拆除再审申请人的涉案房屋,已被法院生效判决确认违法,对由此给再审申请人造成的直接损失,被申请人瑶海区政府理应予以赔偿。至于赔偿的项目和标准,本院认为二审法院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分述如下:
关于涉案房屋的赔偿价格问题。本案一审法院依被申请人瑶海区政府申请曾委托安徽新安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涉案房屋价值进行评估,后该评估公司出具情况说明,称因涉案资料不完整,无法出具房地产估价报告。在此情况下,一审法院根据再审申请人的一审诉求价格,即每平方米9300元,判令被申请人瑶海区政府予以赔偿。再审申请人上诉后,二审法院又根据再审申请人涉案房屋的位置、结构、建设年代等实际情况及双方在诉讼中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结合附近类似房屋价格和该院其他相关案件参考的标准,综合酌定被申请人对再审申请人涉案房屋的赔偿价格为每平方米14000元,实属对再审申请人权益的更大保护,在法院委托的评估公司无法出具涉案房屋估价报告的情况下,二审法院酌定涉案房屋的赔偿价格并无不当,也符合本案实际。且如再审申请人请求实物赔偿,二审法院判令被申请人瑶海区政府在二号线项目复建点为其提供面积为115㎡的安置房一套,双方按照涉案征收项目安置方案结算差价,二审法院判决保障了再审申请人选择房屋产权调换的权利。
关于涉案房屋的赔偿面积问题。《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办法》第九条第三款规定:“对于已经登记的房屋,其性质、用途和建筑面积,一般以房屋权属证书和房屋登记簿的记载为准;房屋权属证书与房屋登记簿的记载不一致的,除有证据证明房屋登记簿确有错误外,以房屋登记簿为准。对于未经登记的建筑,应当按照市、县级人民政府的认定、处理结果进行评估。”涉案房屋的产权登记面积为81.66平方米,再审申请人主张对其未登记的入户通道也是厨房间面积和分摊的共有共用面积等要求赔偿,没有法律根据,原审法院按照涉案房屋的产权登记面积予以计算并无不当。
关于房屋装修费、室内物品和附属物损失,二审法院根据再审申请人涉案房屋的装修年代和居住年份、强拆时室内遗留有部分家具及该房屋过道等附属物被拆等情况,酌定该三项损失为10万元符合本案客观实际情况。至于再审申请人主张强拆造成家传清代字画、古董等丢失要求赔偿,因其没有提供取得并保存上述名贵物品的确凿证据,原审法院没有支持并无不当。
关于租房过渡费。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酌定房屋租赁费45000元不符合再审申请人到目前为止持续租房的实际和租房过渡费的计算方法,改判被申请人瑶海区政府按《二号线项目国有土地房屋征收安置方案》规定,自强拆之日起支付再审申请人租房过渡费,计算至二审判决确定的赔偿金付清之日或安置房交付之日止,系对再审申请人权益的更进一步保护。另关于再审申请人主张的其他损失,没有法律根据,原审判决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综上,刘宗芬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刘宗芬的再审申请。